2 comments on “【转帖】惠州之伤

  1. 惠州:为稚嫩付出的代价

    转自:http://2008.163.com/08/0509/15/4BGTBC7400742LT9.html

    我的一名来自惠州的大学同学在第一次向我介绍他的家乡的时候说,“20年前,东莞是惠州的,30年前,深圳也是惠州的,160年前,连香港都是惠州的。”

    我记得,我的一名来自惠州的大学同学在第一次向我介绍他的家乡的时候说,“20年前,东莞是惠州的,30年前,深圳也是惠州的,160年前,连香港都是惠州的。”
    大亚湾是惠州南部的新城区,这是一个曾经与北海,海口齐名的地方,中国历史上第一轮房地产泡沫的发源地之一。上个世纪80年代末,惠州市提出的口号是,“80年代看深圳,90年代看惠州。”这个踌躇满志的城市准备依托总投资50亿美元的中海壳牌石化项目,20亿美元的熊猫汽车城项目,吸引着全国的淘金者们来此开发房地产,1992年,且不论吸引的外资,国内就有超过260亿人民币的热钱涌入惠州,大亚湾中心区的房价从每平米200元炒卖到每平米1.1万元……


    惠州平海古城(资料图)

    火炬的传递并不经过大亚湾,这片惠州人曾经的希望似乎正在被遗忘,或者正在被人抢走。这里正在经历新一轮的房地产热潮,目前的房价甚至高于惠州市区。“都是深圳人过来把房价炒高的”。当地人抱怨说。在大亚湾的主干道两侧,到处是房地产广告和工地。名流,大湖,别墅,果岭,在国内其他任何一个城市中都能见到的房产广告关键词充斥着视野的每一个角落。一切似乎又回到了90年代初那个热火朝天的年代。
    1988年,美国熊猫汽车公司准备投资20亿美元,以大亚湾熊猫汽车厂为核心,建成具有底特律,香港,夏威夷特色的综合性现代化城市,一期投资2.6亿美元迅速到位,最惹人眼目的是一片16万平米,当时全国最大的单顶厂房。当时建设时,据说水泥地面施工标准达到国际水平,运来的汽车生产线不需找平,放在地上就能用。他们的目标是,从1995年开始,年产30万辆“熊猫”牌小轿车——当时整个中国的小轿车产量不过才3万,著名的捷达,富康都尚未诞生,可堪使用的,仅桑塔纳和北京吉普两款车。
    如果是现在,这个项目无论如何得不到通过,美国熊猫汽车公司的名字本来就让人产生狐疑——美国根本就没有一家这样的企业。实际上,这是一家韩国的教会通过在美国的分支机构,利用教产来华投资。他们一开始承诺全部产能将用于出口,这是不违背当时的汽车产业政策的——直到现在,外商都不能在华设立独资汽车产业面向中国市场销售。
    而当时的惠阳县(现惠州市惠阳区)对此则欢欣鼓舞,他们甚至将刚刚建成的县政府大楼转让给“熊猫”做办公楼,并将该楼西南侧的大片土地提供给熊猫做厂房,将该楼以北的一片土地提供给“熊猫”做生活区。在“熊猫”的带动下,从1991年到1993年,惠阳县实际利用外资从1673万元人民币,上升到1.8亿美元。
    但后来,熊猫在投资已成事实之后,进一步加码要求30%的产能在中国销售,在不能满足这一条件的情况下,韩国人也意兴阑珊。而在90,91年,新一轮改革到底“姓社姓资”争论也让这个教会背景的企业备受争议。当时参与项目的中国汽车工业专家陈祖涛回忆说,
    1991年底,国务院的一位领导在惠州视察时说,这个汽车厂就不要搞了,已经建好的厂房可以改成贸易大厅。陪同视察,正在侃侃而谈的 美方经理 帕克当时就愣住了。没有任何过多的解释,”熊猫”在中国流产了。那几天, “ 我的精神压力很大,来惠州的那种轻松愉快的情绪全部没有了,我一连几天流连在 ‘ 熊猫 ’ 新建的、空空荡荡的厂房里,心中实在难以平静。 ”

    曾经的熊猫汽车厂旧址,从2006年开始已经变成了一片被称为“熊猫国际”的小区,总面积110万平方米,主打欧洲风格主题社区,屹立10余年的工厂废墟已经不见踪影。雄心勃勃的“汽车城”被最保守最赚钱的房地产所取代,1996年,熊猫汽车就更名为熊猫置业发展(中国)有限公司——大股东还是那家韩国的教会,原本的美籍经理人已经被扫地出门,资方请来的新的总经理,是一名中国的朝鲜族人。当时轰轰烈烈的汽车梦,留下的只有“熊猫”这个作为楼盘名字相当奇怪的商标,和那个颇似汽车车标的公司标志。接待我们的熊猫置业行政部经理林强2002年才进入这家公司,对这家房地产企业的前身,所知也颇为有限。但他骄傲的说,先有熊猫,然后有惠阳,“整个惠阳区就是因为熊猫起来的。”
    怎样评价1993至1994年的宏观调控对惠州的影响都不为过,据记载,房地产泡沫破灭之后,惠州城市信用社的总损失超过60亿元。遗留了55万平方米的烂尾楼,52万平米空置商品房。大亚湾在整整10年间,犹如一个“鬼城”。
    当时与熊猫齐名的项目,是总投资号称50亿美元的中海油壳牌南海石化项目。大亚湾这个天然的深水良港,似乎天生就是为石化项目所准备的。从1988年开始,以中海油,英荷壳牌为首的投资人就开始规划,设计这里的石化项目。但从1992年南海石化获批到2005年建成,因为国家产业政策的变动和大型国有企业的调整等一系列原因,这个深水良港整整等待了13年。
    还有康华公司的30平方公里征地,建设东方夏威夷的计划。还有李嘉诚的港口开发计划。20多年来,外来的投资给惠州带来了多次希望,确又一一破灭。而1988年才分出去的东莞,则依靠几百万,几十万元的港商,台商投资,组建发展成GDP总额3千亿,常住人口上千万的超大型城市。
    一个国家重点项目改变一个城市,这在新中国的历史上并不鲜见。一汽之于长春,二汽之于十堰,还有西昌,酒泉,宜昌。想要重复这一模式的惠州屡屡碰壁,而民间自行生长起来的企业则一步一步成为惠州经济的支柱。2007年,惠州的GDP总额在民营经济的推动下终于超过千亿元人民币。从1993到2003,这落后于东莞和深圳的十年,是惠州为稚嫩付出的代价,实际上,当时希望通过“上项目”而一举改变落后面貌的地方政府何止惠州一家。改革开放30年,那些国家扶持最少的温州,宁波,东莞,江阴们,已经成为惠州们艳羡的对象。

  2. 历史文化名城——惠州

    金秋时节,秋风送爽,丹桂飘香。“淡妆浓抹总相宜”的惠州西湖,迎来了参加“中国惠州台资企业精品展示会”的领导和嘉宾。海峡两岸的企业家聚会在古城惠州,结亲情,话家常,共商发展两岸经济的大计。惠州的湖光山色让台商们流连忘返,而嘉宾的光临又让古老的惠州城焕发出新的光彩。

    惠州是广东省历史文化名城。在古代就有“岭东雄郡”之称。在新石器时代,惠州已有人类活动。隋开皇十一年(591年)在惠州设循州总管府,从此惠州成为东江流域政治、经济、文化、交通中心。从晋到清末的一千多年间,有480多位历史名人客寓或履临惠州,留下100多处遗址和2100多件文物。北宋杰出文学家苏轼寓居惠州3年;辛亥革命时期孙中山在此进行过革命活动;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周恩来在此指挥过国民革命军东征战役。近代史上涌现了廖仲恺、邓演达、叶挺、曾生等一批民主志士和革命家。惠州又是著名的侨乡,祖籍惠州的华侨和港澳台同胞逾80万人。

    惠州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全市陆地面积占珠江三角洲经济区的四分之一。广东三大水系之一的东江、西枝江横贯境内,是供给香港、深圳的主要水源。惠州拥有海洋面积4500多平方公里,海岸线长223.6公里,是广东的海洋大市之一。全市有省级、国家级风景名胜及自然保护区6处,著名的旅游区有惠州西湖、罗浮山、南昆山、汤泉、大亚湾海滨浴场等,集山、泉、湖、海、岛为一体,融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于一身,是“中国优秀旅游城市”。

    历史悠久 源远流长

    早在新石器时代晚期,人类已在惠州一带繁衍生息,从事捕捞、狩猎和原始的农耕,创造了惠州的远古文化。博罗葫芦岭、苏屋岗、何屋岗等贝丘遗址,出土石锛、石斧、石矛和敲砸器,以及大量饰有绳纹、方格纹、云雷纹、夔纹等纹饰的夹砂、泥质陶片。

    春秋战国时期,惠州一带的文化已有一定的发展水平,并与中原文化息息相关。在博罗散屋村出土过一组大小相近、形制、纹饰相似的7件青铜甬钟;博罗的苏屋岗遗址曾采集和出土了青铜斧、矮圈足陶豆以及一批以夔纹为特征的印纹陶器,在其附近还出土过两件战国青铜编钟。据史料记载,在今惠州市区及博罗北部一带,战国时期曾出现过一个名叫“缚娄”的小国,但不久即在诸侯兼并战争中消失。近年曾挖掘出规模较大的“缚娄遗址。”

    秦统一岭南之后,在今惠州一带设置傅罗县,吴末甘露元年(265年)改傅罗为博罗,另割置欣乐县,此为归善县的前身。

    东晋咸和元年(326年),从南海郡分置东官郡,博罗等县属之。南朝梁天监二年(503年),改东官郡为梁化郡,郡治设在原博罗县治(在今惠东梁化),博罗县治迁至浮碇冈(今博罗县城)。这是今惠州境内首次设置的郡治。

    隋开皇十年(590年),废梁化郡,设循州总管府,辖粤东的循、潮二州。总管府建于“木山之阜”,即今惠州市中山公园。隋炀帝即位后,将循州改为龙川郡。刘岩建立南汉之后,设祯州管辖归善、博罗、河源、海丰四县,州治所在惠州。北宋天禧五年(1021年),因避太子赵祯之讳,把州名改为惠州,惠州之名从此沿用至今。

    物华天宝 人杰地灵

    惠州历史悠久,历来是名宦、文人墨客荟萃之地。自晋至清,对惠州影响较大的历史人物有480多人,其中如葛洪、牛僧儒、李商隐、陈尧佐、陈称、苏轼、唐庚、刘克纲、陈鹏飞、林复、杨万里、刘克庄、吴潜、留正、文天祥、祝允明、陈恭尹、伊秉绶、宋湘、丘逢甲、梁鼎芬等,皆名重一时,他们或诗或文,或创办书院,或修堤筑路,兴修水利,对惠州文化、经济的发展贡献殊多。他们当中,对惠州影响最大的当推北宋大文豪苏轼。

    北宋绍圣元年(1094年),苏轼被贬为宁远军节度副使惠州安置,同年10月2日携侍妾王朝云、三子苏过抵惠。在惠期间,他先后写下了160首诗词和几十篇散文、序跋。其诗文歌咏惠州风物,使惠州名扬四海,诚如江逢辰所言:“一自坡公谪南海,天下不敢小惠州。”

    惠州于淳祐四年(1244年)建聚贤堂,10年后改为丰湖书院。明清时期,惠州文风更盛。丰湖书院是惠州的最高学府。自创立以后,虽屡经兴衰,但“从者云集,人竞向学”,培养出颇多有成就的学子,对惠州的文化建设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是岭南著名的书院之一。据府志记载:惠州府于宋代中进士者53人,明代44人。清代以来,惠州更是人文蔚起,名士辈出,在诗文、书画、金石等各方面都取得较大的成就。  (袁治平 金建华 李 杰)

    From: http://tw.people.com.cn/GB/26741/26763/26860/944511.htm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