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

All posts tagged 杂谈

网易新闻 报道: 四川地震中总理为她让路的女孩宋馨懿出院(图)

核心提示:12月30日,四川地震伤残儿童宋馨懿与照顾她的医护人员告别,返回绵阳。5月14日,被压在北川县城垮塌房屋下的宋馨懿,在遇难父母的身体翼护下坚持40多个小时后获救。温总理视察灾区时曾为其送医让路。查看全文>>

我对这条新闻的看法是:

【转帖】月生活费1000如何在加拿大生存?

转自网络

今年我每月的生活费才1000多一点。听起来不太多,但也不是——事实上,我不但打算靠这些生活下去,还要存些积蓄。

今年我整年的“收入”将是12,084元。我之所以清楚这个数目是因为它来自于我的赡养费和部分助学金。(我去年又上学了;这笔助学金负担学费和书本后还有些剩余。)我也知道今年的两笔最大支出:租金6,300元、汽车保险1,200元。减去这些,我的收入还剩382元每月,用来购买衣服、各种设施、食品、医疗、汽油、租金和人寿保险以及给女儿帮助(她的生活费更少)。

别误会:穷是我自己选择的,因为我需要改变生活。我选择放弃婚姻,而且成为了一名学生。愿意这样过下去是因为我知道生活不会永远这样,再有两年我就能拿到学位回去工作。 Continue Reading

满有兴致的回祖籍老家一趟,小住几天,体验文革时候孩儿年代为了避开城市里文攻武卫的战乱而回到老家住的情怀。

清新的空气肯定比城市里面的好n倍了,早上可以听到公鸡的啼叫声,白天可以听到各种各样的鸟鸣和山里面斑鸠那似乎是很凄惨的咕咕哀嚎,晚上可以听到狗对陌生人的怒喝,睡着了就像在一个harmony的世界里。

吃的青菜好甜,却不是那种吃糖的感觉,鸡肉,鸭肉的肉质味道在城市里面根本是不可能尝试得到的,刚从田里收成的新米所做的饭,好吃得你说不出那种味道。

当然了,洗澡只有一桶水,多一点都没有了,小便在房间门角落的尿缸,大便在一间只有半道门的,好破旧的,里面放满了草灰的,用泥砖做成的房子里,完事了还要用草灰埋你的便便,这些可以改变的生活习惯却一直没有改变。

走过了孩儿时放牛的田径和山径,到田里帮忙挖了要收成的番薯,也窑了孩儿是窑过的番薯,就是找不到孩儿时的伙伴,也忘记了他们的名字,记得的是当年和一个阿叔偷番薯到田里窑而阿叔给叔公拿条棍子追来打时的遥远回忆,还有一群娃娃一起放牛时看到一排放人骨头的金鞥,都害怕有鬼,没有一个人愿意走最后面的记忆,孩儿事的回忆……

更令人怀念的是家乡人那种朴实,纯真,真挚的情感,在当今那充满现实,势利,现代化的都市里,经已难以寻觅。

可惜的是,时间就像从山里流向田里那细细小溪,永远不会倒流回山里的源头,幸福的是在我们的脑海里,那令人回味,津津乐道和让你快乐的记忆,你会挥之不去的永远留住。

一切尽在 http://photo.163.com/photos/luoguoya/   家乡之旅

我混吃等死的加拿大生活和割舍不断的中国情结
本文由 蓝蓝的天 在 2007-6-18 21:52 发表于: 倍可亲.美国 (
backchina.com )

首先,我得承认,自己是一个失败者。且不说在我这个年纪的Michael Dell和Bill
Gates已经名满天下富可敌国,也不去谈比我小上个十几岁的陈士骏,就连我的manager都比我小上几岁。在这个年纪还在做小职员的我,的确没什么资格可以谈论事业。

曾几何时,我也是人人羡慕的职场精英,也曾经在竞争激烈的商业战场上叱咤风云过。而如今,坐在办公室里做做plan纸上谈兵,看着别人忙忙活活,更觉得自己很失败。

Continue Reading

寻小学老同学


因为很想找回一些旧同学相聚,希望写本日志寻找一位小学老同学,名字叫许小江,年纪44岁左右,小时候在广东省惠州市第二小学读书,1974年四年级的时候随父亲(山东人,原来在广东省惠阳县武装部工作)和母亲复员回湛江,母亲是湛江人。希望有心人看到此信息后帮助一下,如果有相关的消息请发电子邮件到 luoguoya@gmail.com,或者QQ我42097923,可以的话,请帮我在你的博客和其他的论坛转贴一下,不胜感激。